• 08/15

    2018

    [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陈开龙>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贪污>

    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大庆路82号陈开龙投诉内容:此前反映举报干部的违纪问题。此次反映对处理不满。

  • 08/15

    2018

    [市平台网上信访-求决]<赵凯>四川省成都市崇州市观胜镇<保险业监管>

    崇州市观胜镇镇政府叫全镇居民购买政府的房屋险

  • 08/15

    2018

    [市平台网上信访]<李弘俊>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其他>

    今年八一建军节慰问,为什么锦江区都有慰问金,我连一个礼物或者电话都没有收到,作为一个退伍军人在这种时候我很寒心

  • 08/15

    2018

    [市平台网上信访-求决]<熊鑫>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城管执法>

    三圣乡城管区别执法,对于有关系有后台的摊贩放任自流随便摆摊,甚至占道经营,将可移动大车直接停放小区门口马路上。对于无后台、无关系,不向城管送礼的摊贩,向土匪一样赶!难道一线的城管都是土匪。城管执法,让城市有个干净、整洁、有秩序的环境,不公的区别执法,如何让人信服城管的所作所为。

  • 08/15

    2018

    [市平台网上信访-求决]<王莉>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安置补偿>

    我叫王莉,对于第一次信访我儿子张嘉豪应该享受分房政策,万兴乡给予了两点答复一、各村项目不同我们都是整乡生态移民,而且在意见处理书上也写的2017年1月整乡启动生态移民项目,到最后又说项目不同,这不是前后矛盾吗?政府回复可以这么随便吗?二、分房时间不一致1.我们村拿到房子,没几天隔音墙出现问题,用脚轻轻就能踢坏,当时也上了新闻,村书记回复说会处理,结果不了了之,2.于12月15日发现2栋1单元1002号房天花板也就是1103号房的地板全部掉落 ,只剩下光秃秃的钢筋,政府叫停了所有装修,等待专业检测机构检测房屋质量是否合格,这中间的等待的时间怎么算,也就我们村的房子问题多,中途耽搁了那么长时间,怎么能算到我们老百姓头上,新增人员截止日期也理延后才对3.房屋补偿款是2018年的2月份才把剩下的一半打到村民账户4.到现在也还没收到青苗和土地的补偿款从以上几点来看,新增人员的截止日期就不合理,这是政策的漏洞,找领导,这个推那个,那个推这个,那到底谁才是制定政策的人?地方政策真的可以随心所欲吗?

  • 08/15

    2018

    [市平台网上信访-求决]<邓小云>四川省成都市崇州市<其他>

    我多联系联系元通镇景汇村书记肖伦兴,到今天都没有结果,元通政府说的是肖伦兴辞职了,但是村上又说肖伦兴请假了,是真是假我不知道,既然他不出来解决问题,有些事情我就算是被他找人弄死抛尸荒野我也要一个公平的结果,我一直都与肖伦兴在闹矛盾,已经半年了,我跟肖是有过节的,8月4号我接到一个威胁恐吓电话,对方说找人弄我,少管别人的闲事,威胁恐吓电13980603793,号码主人是叫张毅的一个男子,也就是肖伦兴现在包养情妇的姐夫,这个婆娘曾经与我在一起工作过,她抢走了我交往8年的男人,肖伦兴现在与这个婆娘一直一起的,是谁我就不讲了,8月6号,真的就来了两个不认识的男人来我姐的铺子上闹事打人威胁恐吓,因为我在姐的铺子上打工,监控已经将打人过程全程拍下来了,被打的是我姐,因为当天我不在,派出所只是通过电话沟通过让最大嫌疑人张毅过来协助调查,张毅在电话里面是这样解释的,他说不是他给我打的电话,是他们拿我手机给你打的,然后就挂了电话至今打不通联系不上,肖伦兴跟这个威胁恐吓电话张毅的小姨子一直有关系,因为他们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所以我认定这个事情与肖伦兴有关,希望通过政府找到肖伦兴,出来把事情解决了,肖伦兴跟我的事情可以暂且不谈,先处理我姐被打的事情,因为我姐是受害者,要弄就弄我,因为我们三个人之间的事情也是该面对了。希望市政府领导引起重视,让元通政府联系肖伦兴出来解决问题。

  • 08/15

    2018

    [市平台网上信访]<胡洪馨>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卫生执法>

    家人去华西医院看病,被一串医托骗到武侯区武侯大道双楠段385号博安门诊拿药,因为钱没带够只遭骗了500多块钱,但是这个歪诊所肯定是长期行骗,不仅医托多,还有穿起华西医生服的医托,请有关部门查一哈这个歪诊所管一哈医托问题,防止更多老百姓上当受骗!

  • 08/15

    2018

    [市平台网上信访-求决]<白银文>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县<其他>

    我叫白映文(电话:15184351798),今年49岁。家住四川省邛崃市大同乡中华村,现在贵州务工。为处理儿子白锦鑫善后,从5月29日回家,至今已经误工2个多月。我儿子白锦鑫于2018年5月19日入职纬创资通(成都)有限公司工作,于2018年5月21日失联。我们几经周折,找到纬创公司人事部门的电话,通过电话得知,白锦鑫已经自己辞职离开,我们便通过其他方式寻找,并第一时间报警,一连几天都没有儿子的消息,全家人心急如焚。一直到5月29日,双流区公安局公兴派出所民警电话告知我们,在距离纬创公司300余米的工业园区一个水池内发现一具尸体,尸体上发现一个纬创公司的工作牌,工作牌上的名字是白锦鑫。双流区公安局通过DNA比对,确认发现的尸体就是我儿子白锦鑫。公安部门通过调查和尸检,也排除了刑事案件的可能性。白锦鑫从5月21日失踪到5月29日尸体现身水塘,纬创公司既没有第一时间主动找人并告诉我们家属,更没有第一时间报警,作为管理者一方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视生命为儿戏。而双流园区管委会在事发地没有安全防护网,导致正在上班期间的我儿子溺水身亡。直至目前,园区管委会和纬创公司已经没有任何说法,他们的态度就是:拖!拖!拖!我的母亲患有严重高血压,父亲也已年迈,我的妻子身体也不好,他们都无法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现在我儿子仍躺在殡仪馆,园区管委会和纬创公司根本没有诚心抓紧处理我儿善后,为此,我们提出如下几个方面的诉求:一是要求政府相关部门给出一份整个事件的书面答复材料;二是要求园区管委会和纬创公司领导出面商谈赔偿事宜;三是要求追究园区管委会相关人员的安全事故责任;四是要求死者下葬时,园区管委会和纬创公司派员参与,为死者吊唁;五是死者所有丧葬费用、墓地使用、管理费用要由园区管委会和纬创公司承担。我一个小老百姓哭天无路,只盼人民政府尽快帮助我们妥善处理此事件,让逝者尽早入土为安,家属得到抚慰。如果双流不解决,我们就找成都市,成都市不行,我们就到省上,省上还处理不好,我们就到北京。我们相信党和政府一定会为我们小老百姓撑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