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24

    2018

    [网上信访]<杜英豪>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治安案件>

    成都的小偷太猖獗,来成都一年,电动车不见了4辆,一个疏忽,车锁立马被翘,8月13号,刚买的五菱面包车,一个星期,到处都是电子眼,还是停在自家窗户门口的情况下,还是被盗了,我就问,还有王法吗?

  • 02/24

    2018

    [网上信访]<韩文成>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工程质量>

    成都理想028该房10月底交房,目前基本成型在收尾中!我们业主近期实地查看工程进度及质量,就差跳楼了!虽说我们是商品房,居然还比不上安置房的效果!8000多的单价怎么会修出如此之差的房子!设计不合理,施工偷工减料,配置偷梁换柱。 电梯一大一小,居然还有一个是单开门的进深只有1米,还比不上医院的那种90年代的产品,虽按合同约定为知名品牌,可装修的电梯市场占有率几乎为零;入户过道乳胶漆,吊顶为块状矿绵板顶(90年代常见吊顶方式),对日后的维护管理增加成本不说对业主的人身安全是一大隐患;水表是老式手抄,完全与时代脱节;窗子不是窗子就是个水泥框,用点防护栏一挡也能算完工,若上层不入住不安装窗户,下层的人就没法入主,一下雨就飘进来全浸到下层了,这个损失没有人来赔啊;商品房小区居然还有两幢军队安置房,高大上都封了玻璃,这还是是商品用地嘛?不得而知;看不出安防在那里,外圈的商铺可以直通小区,还请保安干嘛;停车场入口的不锈钢架在安装时都生锈了,还从没有听说过不锈钢会生锈,以劣质材料充好增加以后的维护成本; 开发太黑了,打着政府的擦边球,签空白合同,后来一细看啥都没有,没有一条是对我们有利的!我们不想有太高的奢求,只希望商品房像个商品房的样子,该有的都有,那怕质量差点也无所谓!我们是出的回锅肉的钱,不想来一盆大白菜,虽都是菜,但也不能太离谱了!我们购房者是弱势群体,将一生的积蓄全部交给他们,却如此坑害老百姓的利益,我们的权益得不到保护,真诚希望相关部门的领导同志能下来走走看看,不求能为我们老百姓能做些什么,但求关注!说句公道话!

  • 02/24

    2018

    [网上信访]<李知毅>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集资融资>

    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玉双路7号李知毅投诉,反映: 彭媛和贾玉淼夫妻二人以高息骗取家人、亲戚、朋友等一共几十个人钱财千万余元和多套房产。其中,骗取了一对八旬老年夫妻一辈子的积蓄和老两口的两套房产,现在受害者与此夫妻二人失去联系,要求解决。 投诉人手机号:13208111100

  • 02/24

    2018

    [网上信访]<曾令阳>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安置补偿>

    反映其当兵复员(残疾军人),没有享受农民的拆迁安置,要求解决。

  • 02/24

    2018

    [网上信访]<代德凤>四川省成都市郫县<房屋拆迁>

    领导好,我是郫县团结镇花篱村2组村民,我叫代德凤,2009年团结镇规划(修建小产权商品房),在并未与我家达成拆迁协议的情况下,于2009年3月20日和11月28日分别两次非法武力强行推毁我家两处房产(均为有证合法住房),用刀控制住我的家人,6年来,我的父亲不断找领导要求赔付,但是领导一直使用“踢皮球的”的态度理睬但却无所作为,父亲不断上访,村镇领导只是拿了盖鲜章的假材料糊弄上级领导,6年来,事情没有任何进展,村领导和镇领导还扬言要“弄死我们一家”,我请求领导能重视生活在水生火热中的我们一家,我真的希望生活中不再有威胁和谩骂,我希望我家被无故推毁的房屋得到应有的赔偿,谢谢领导!

  • 02/24

    2018

    [网上信访]<王明德>四川省成都市郫县<教育救助>

    我和我的前妻于1999年在成都居住,她是四川人,我是黑龙江人,孩子是2008年6月生,现年8岁的男孩出生后在成都居住7年,在成都读了4年幼儿园,后来因为我们夫妻离婚,我将孩子户口从四川迁往黑龙江,同时孩子随我去了深圳,在深圳公立学校读完1年级,今年由于我得了防颤型心脏病,有死亡的风险,一个人在深圳照顾孩子非常困难,很多时候是孩子在照顾我,现在想回成都郫县读小学2年级,由孩子外公外婆照顾其读书(孩子外公外婆居住在郫县西大街,在小区物业打扫卫生工作),郫筒一小学和郫县教育局拒收,要求提供郫县满1年居住、工作、房产、社保证明,又说报名已晚,5月份前报名,现在已经截止。由于孩子的母亲已经失踪两年,孩子外公外婆年龄很大,我又身体不好,我现在根本开不到这些证明,考虑去私立学校读书手上又没有资金,孩子面临失学? 恳请县政府帮助协调一下孩子上学问题。万分感谢。

  • 02/24

    2018

    [网上信访]<杨志强>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其他污染>

    由于我们小区围墙西侧紧靠一个仓储物流仓库,相距小区不足十米的距离,通过天津大爆炸的事教训,我们认为不管是不是危化物品的仓库,最好不要紧靠居民小区,这样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希望新都区政府能够按照最初业主购买房子时开发商说“新都区政府建设部门规划在蜀龙大道北段和中段与蓉都大道之间的工厂企业和仓储物流园区都将会搬迁至工业物流园区,蜀龙大道和蓉都大道之间未来规划都是商住区域,可是至今已有七八年了,位于新都区凌波西路上的工厂企业、仓储物流企业依然存在,我们认为新都政府在为民办事方面做的不够好,这次天津大火后小区很多业主都在担心,万一今后那一天小区附近仓储物流仓库发生大火。我们怎么办呢?而且小区附近和小区内的多条消防通道在夜间都是被很多私家车堵塞了,所以一旦发生大火小区居民很难逃生的,请市长为我们老百姓做主,要求新都区委、区政府尽快采取措施搬迁位于凌波西路上的仓储物流企业,确保广大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 02/24

    2018

    [网上信访]<付敏>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集资融资>

    南部县飞龙果业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人刘云飞,以提升企业知名度为目的,举办2015年“飞龙生态园”首届新春灯会为名义招商引资诱骗我出资制作灯会,结果投入大量的人力财力制作完灯会,准备开展的,却因举办单位单方面违背事先协议的原因,开出无理条件我不同意,便拉闸断电,不让展灯,导致我方血本无归,资金断链,无收益、无回报、倾家荡产,还背负了几十万元的债务,直接造成经济损失近百万元,还有(租赁)上百吨钢管价值几百万元,到现在都无法拆除,从2014年12月初直到至今,钢管租金以万元的月租在不断的上涨。为此我们找“属地管理部门”定水镇人民政府反应情况,定水镇一干领导干部为了推卸责任,让我屡次都跑冤枉路。没有办法我只能到南部县信访局上访,按属地管理又下放到定水镇人民政府进行调解,结果一拖就是四个多月的漫长时间,调解了一次也就是最后一次应付了事,多次问他们要答复意见书都不出给我,还拖了我怎么长时间,还我债务加剧,而后我好不容易拿到镇政府给我出的“答复意见书”到南部县信访局复查,结果工作人员根本没有上报,也拒绝再次受理,让我苦不堪言,我把南部县各大部门都跑焦了,也没有那个部门愿意管我这事,我没钱打官司去找法律援助,司法局不受理,我去报案,公安局不受理,我去劳动局,监察大队也不受理,突然间觉得好无助,身无分文,连最基本的生活都成问题,而且一大家人还要生存,各种要债的找上门络绎不绝,我们全家被逼无奈,多方求助无门,我只能按照程序走,继续上访,直到水露石出那天。希望市信访局能够给予我们答复。我真是有冤无处诉呀!希望你们尽快,这事从年初拖到现在,损失越来越大,已经无法估量了。在当地已经产生了不良的影响。恳请市委市政府领导督查此事,还我公道。真诚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