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20

    2018

    [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魏孝英>四川省成都市<其他>

    重庆市永川区星光大道康安尚都18-31-1魏孝英投诉内容原文如下:我是四川省天然气化工院的下岗分流员工,在2015年1月同单位签定下岗合同后,得到了单位2008年开始建设的团购房优惠,单位同开发商在成都双流(现高新区)联合建设的房屋般(我们单位出地,开发商建房)建设缓慢,在今年9月16日突然宣布因成都市限购政策,我们永川分部的600多原执劵员工没有购房资格,32个平方以3380优惠购房资格开发商以150000的价格回收,该楼现在房管局核价为10960,远低于市场价,这个价格是因联建和原来土地价格便宜,一墙之隔的旁边楼盘价格为17000,而天化院成都分部有资格的原职工20日开始选房,9月18日,我们到四川省政府信访办等单位进行了走访,在四川省国资委信访办的帮助下,到了天化院现在的上级主管部门四川能投集团,第一次见到了天化院的领导,当时他们表示给了我们150000就该知足了,不然150000元都没有,我们请求暂停选房,为我们争取下利益,单位领导置我们不顾,不但选房,还组织成都分部有购房资格的人到永川低价收买我们的团购劵,相当部分的老职工没有办法,只好放弃盼望多年的住房,我相信政府不会不支持我们的正当权益,开始同样想法的职工开始四处奔走,现在我们还有150多人,在五次上成都走访中,我们发现天化院领导层 amp;40;我单位现在只有清算小组和返聘的领导,单位是没有职工和生产的了),从来没有就我们联合建房,历史性同成都市房管局进行沟通,当我们第一次找到四川国资委和能投时他们都对我们的处境一无所知,他们介入后虽然责成天化院处理,但仍然无所作为,造成现在成都有些原职工一家拥5,6套,连本没有资格享受的亲戚都能买房,但我们这些人去投诉无门,走了无数部门都同情我们的遭遇,却因事情的复杂性而无法处置,现开发商已经要取得预售许可证,我们曾能拥有的房子将对外销售,我们再也无法拥有自己的房子,只获得一点微薄的补偿。(我们是四川省的国企,当时分为成都和永川两部分,永川的员工户口在永川,修建的房屋在成都高新区,原单位在2015年都下岗分流了,永川职工都出去自谋生路0,天化院现管理层不作为给我们几百原职工造成了几千万的损失,每个人都是十多万元的经济损失不管了,恳请政府出面帮我们解决此事,我们相信政府能维护我们下岗工人的利益,泣血苦盼。投诉人手机号:13996010275

  • 09/20

    2018

    [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吴萍>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县<打击报复>

    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县永兴镇蜡梓村8组吴萍之前重复投诉,反映王开成在任永兴镇纪委书记代武装部长之间,利用永兴社会资源串通党委书记马振和,架空镇长范涛四处俭财。此次投诉,反映双流县公安局局长赵凯雄严重失职渎职、乱用职权打击报复访民,包庇非法绑架访民北京7名黑保安和将被扣汽车放行。详情见原文。

  • 09/20

    2018

    [省领导信箱]<吴大根>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房屋拆迁>

    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文家街办蔡桥社区稻麦园中心吴大根投诉,反映2017年7月5日成都市青羊区文家街道办组织百人对成都市青羊区稻麦园娱乐中心三十几亩土地、树木、建筑进行暴力强拆。引起村民不满,要求处理。投诉人手机号:15719445030

  • 09/20

    2018

    [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求决]<宋曦>四川省成都市<房屋拆迁>

    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县新安村6组宋曦投诉内容原文如下:我们是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县金桥镇新安村6组的,今天我回去发现房子被拆了,由弘民集团和金桥镇新安村的村社区出面进行所谓的新农村建设,其实质就是拆迁。因为赔偿十分不合理,我女儿都快三岁了,房子才开始修,赔偿下来居然没有我女儿的,也没有我老公的,让我一家三口住在40多平米厨房都比卧室大的房子里。我一直要求至少一家人能住下,所以在协商。我一直没有同意,开发商还约谈过我说威胁说要被强拆,我们表态在赔偿未达成一致的情况下,绝对不允许拆迁但是我和我妈妈还专门跑过去跟他们说不能拆,怕他们不承认,还专门发了文字信息,因为有个三岁小孩需要照顾,所以没办法守到房子,开发商乘机给我房子强拆了,开发商说是自愿行为,既然是自愿,我从头到尾口头以及书面都没有说过同意,相反有很多我不同意的证据。我家我是独立的户口本,我是户主,我弟弟跟我妈是一起的,我妈是户主。新安村的政府官员张云林说因为我弟弟同意,两个户主都没有同意你凭什么拆我的,这种行为已经违法了,违背了政府创建和谐社会的初衷,也违背了18大,习主席关注民生的意志,我上有老下有小,目前是求助无门,恳请社会各界良知和政府部门的帮助。投诉人手机号:18227666616

  • 09/20

    2018

    [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刘彩霞>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集资融资>

    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泾源县刘彩霞投诉内容:反映四川鼎盛浩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涉嫌诈骗问题,且信访人已经报案5个余月,至今未有任何结果,要求予以解决。投诉人电话:15682716159

  • 09/20

    2018

    [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刘致远>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运营商监管>

    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大丰刘致远投诉,此前反映大丰汽车禁止按喇叭,三轮车不停按喇叭,和汽车抢道,这种情况太频繁,要求取缔电动客运三轮车。本次投诉对三元大道上的洒水车鸣笛阻塞交通表达不满,要求开除鸣笛人员。

  • 09/20

    2018

    [省领导信箱-求决]<晏火全>四川省成都市新津县<房屋拆迁>

    我叫晏火全(电话:18034706122,请战友和媒体联系我),是一名参加了越战和核试验的老兵amp;amp;#40;14年军龄amp;amp;#41;、老党员amp;amp;#40;40多年的党龄),部队中,立三等功2次,多次通令嘉奖。于1976年参军入伍,师长是刘某某;于1980年7月参加核试验,副师长是孟某某;于1984年6月到1985年2月参加对越作战,师长是曹某某,参谋长风某某。于1989年光荣退伍,回到老家---四川省成都市新津县新平镇支持地方经济建设。想不到,血与泪的非法拆迁发生在我身上,没在枪林弹雨越战战场牺牲,却在年过花甲在拆迁中一次次被侮辱:被村党支书殴打致伤、而且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强行断电,强拆我家的房子,珍贵的军功章(老山自卫反击胜利纪念章)、证书和许多军中纪念品被埋在废墟中。老兵不死,却被毒打,还被历史永远遗忘。原来的部队首长都找不到了,请求党中央和军队为我做主,保护我这个曾经差点为国家献出生命的退伍军人!! 1. 村书记采取暴力将我毒打致伤、威胁迫使我家搬迁。施暴者逍遥法外,无人管。 2017年6月19日,星期一。村支部书记再次带领10左右多个到我家门口,其中村干部4人,代表政府威胁要强拆我的房子。我大声说村书记是村霸,村书记马上挥拳打在我的脸上,(当时就造成我脑震荡,不得不拔掉3颗牙),这不是一个村霸的具体体现吗?我报警110备案,但派出所一直不立案,这不是包庇,还是什么!!!! 2. 强拆我家的房子(法律保护私人财产),犯罪分子逍遥法外,无人管。 2017年11月19日上午,村上开会后,下午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拆了我家。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野蛮的推土机将我家及房顶上的国旗推倒,国旗倒在我家的废墟中(有照片为证)。 3. 采取暴力、威胁、违反规定断电等多种违法方式迫使我家搬迁,无人管。 镇政府采用”整组搬迁整组购买社保”手段,将我家的搬迁和整组的社保捆绑,挑起群众斗群众。 2017年6月16日,星期五。村支部书记带领近100个妇女到我家门口,代表政府威胁要强拆我的房子,因为我未拆迁影响了他们买社保。 2017年6月21日,星期三。趁我在外医治,拆迁办组织人员推倒了电线杆,断了我家的电,我多次打了12345政府热线,回复是已经备案,正在处理。

  • 09/20

    2018

    [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刘珍强>四川省成都市郫县<警务执法>

    四川省成都市郫县团结镇石堤村六组32号刘珍强投诉,反映其家遭到暴利违法强拆,报警后出警警察不作为,要求处理,详情见原文。